皮休休

WB@一只無力的皮休
全职高手全员爱,杰希大神苏,真的很喜欢的CP只有黄王,其他随意的。

黃王限定的[有肉吃]倉庫:
http://hstwjx.lofter.com/
密碼: hstwjx

※占CP TAG纯为方便搜索


因为两个锐粉的朋友都是pikachu粉,所以就画了张可爱的图......!


下张涂鸦想画点肌肉吧~


光榮之後 - 霸图篇(二)

    大气中的电波夹杂着错综复杂的讯息,各形各色的感情被不同需要的人传播,亦有的是被没有需要的人读取。


    在萤幕上推移指头似乎是个不太需要经大脑思考的行为,发送讯息的快感也是来得麻木。 

    “大孙。” 

    第一道被发送出去的讯息,是那个被手机主人由熟悉变得陌生的称呼。 

    “嗯,在啊,怎么了?” 

    在另一方,称呼的主人马上就作出了回应。 

    “我丢了。” 

    “哦?” 

    “你的护身符。” 

    “好吧,我不要紧。假期过得怎么样?” 

    “我想告诉你,就算今个赛季霸图只能在四强止步,但是我和老韩跟新杰他们都很有信心下个赛季卷土重来。我把护身符丢掉是因为我已经不想再埋怨过去的事情了,你那时对我的好意我是永远都会铭记于心的。期待下季与你再次交手,大家加油。” 

 

    手机的主人——张佳乐让他的小机器暂时沈睡了,空气中仿佛又恢复了平静,这份平静若能感染动荡的心就再好不过了。他漫不经心地抬起头,连绵的山岭悄然无声的映入眼帘,本应是绝美的山景,此刻让他寻上了,却无法从中找出半点儿欣赏的感觉。 

 

    缆车的路程颇长,张佳乐无事可做又开始胡思乱想,每次一想到自己当年怪责受伤了的孙哲平,迫使孙哲平的隐瞒与逃走,又将自己对孙哲平的期望转移到队友邹远身上,令这位年轻后辈差点放弃职业生涯……种种过失都使他深陷罪恶感的泥沼之中。 

 

    只要我可以拿到冠军,那我就可以摆脱当年的阴影了吧? 

    专注在冠军路上就好了,那我为什么又要沉溺在忧郁之中?这么难过,又是为了谁,为了什么? 

 

    张佳乐又禁不住反问自己这条问题,同一道问题盘踞在心中多少年了?他知道自己这样想并不明智,也不符合他和孙哲平现在的身份——他已经不再是昔日的百花队长……而对方也不再是能够和自己齐心协力的伙伴。 

 

    初次遇到的感动,永远都是最美丽的回忆。可是不摆脱这份美好,就无法重拾心情去追随光芒所照耀的颠峰。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张佳乐只能一再提醒自己:为了得到冠军,牺牲是理所当然的。 

    即使牺牲的是自己所珍重的回忆。

    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车厢内只有属于自己的呼吸声,张佳乐一时也觉得盯着这个空空如也的车厢的自己很无聊。刚才是韩文清他们觉得张佳乐需要冷静一下,才向职员要求让他独自乘坐一架登山缆车。

 

    张佳乐有感要是自己继续想下去整个心情就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想做点事情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于是再次开启了手机。看来是山上网路接收不佳,网页没有一个刷得出来;又想到了拍拍照片,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怎样拍画面都黑蒙蒙一片的,张佳乐有点生气,怎么这个倒楣手机突然就坏了啊!

 

    删掉这些形同黑雾的照片,把手机关上的他再次把目光投向远处的美景,等待览车到站时和韩文清他们会合。

 

※        ※       ※                   ※        ※       ※                   ※        ※       ※

 

    “能拨通吗?”韩文清罕见地紧张喝道,而他面前的张新杰至少已经拨了四次电话,全部都没法拨通。“我跟前辈是用同一个服务供应商的,讯息接收显示是良好,林敬言前辈也尝试过可以成功拨打到我的电话,我想张佳乐前辈应该距离我们挺远的……”秦牧云边揣测边分析起来。 

 

    自从他们下车后就没有看到张佳乐,甚至都已经等待了十多分钟,张佳乐还是没有出现。张佳乐乘坐的览车是比他们早几辆到达的,他们原以为一下车就会看到等待他们的对方,谁知人不但不在,连电话也打不通…… 

 

    “我们来想象他在什么情况下会离开了这里吧。”张新杰冷静分析道,“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他的确乘上了览车来到了这一端的览车站,中途若有任何事故肯定会知道的。如果览车车门被打开了,在

到站时也肯定被工作人员发现。” 

 

    尽管张新杰说得很有道理,但林敬言还是听出了一个很危险的意思:应该没有人会想到张佳乐可能……伤害自己?林敬言打了一个冷颤,不敢想象下去。 

 

    张新杰并没有察觉自己的分析埋藏了可怕的意图,续道:“他下车后为什么跑开了不等待我们,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我认识的他并不是这种随意行动的人,若果他并不是故意要避开我们,那就肯定是有了不得不离开的理由,而且是时间上不允许或者是不想让我们发现都有可能。” 

 

    韩文清马上就想到了是不是有人行劫或者挟持了他,不过张新杰对这个想法不敢苟同。“这里有人数相当不少的游客,现场也没有看到增援的警卫人员,短时间内应该没有罪案发生过。要这么紧急地离开的话可能是…”张新杰说到这里,神色略为凝重,韩文清开口接着问道:“他会不会是去了洗手间?”张新杰叹了一声,无奈地回应道:“太久了不可能。令我更加担心的是他此时的精神状态。” 

 

    众人不解,张新杰接着解释:“他像是受酒精影响了吧?从上山开始情绪就挺大起大落。不过看这里可以走的路径这么少,既然他不在这片范围,也就只有在前方的路上。”众人同意张新杰的说法,宋奇英等三位后辈被安排留守在览车站,而余下三人就继续前行寻找张佳乐。三人都打开了手机里的GPS定位系统,这样即使在分头行事之下依然可以清楚对方的定位。

 

※        ※       ※                   ※        ※       ※                   ※        ※       ※

 

    张新杰并不认为他们会找不到张佳乐,直接的讲,与其担忧不安倒不如冷静地迅速行动吧。 

    “前面有三个岔口,我们一人走一条,按地图显示当中有两条在中途会相遇,而另外一条会通向另一个区域。老林走这一条独立的,平路比较好走。文清和我走另外两条,在中途相遇之后若果还没有找到佳乐就先原路折返,三人集合好之后再向更远的区域搜寻。”张新杰一边指挥一边在地图上比划说明,把地势和距离汇报过之后又补充了一句重点:“无论如何都不能走去其他地方,必须按说好了的道路直走,如果有异样就立刻拨电话通知其他人。” 

    计画好之后三人飞快分开行动,然后一场名为搜索张佳乐的行动在偌大的山中悄悄地展开。 

 

※        ※       ※                   ※        ※       ※                   ※        ※       ※

 

    “麻烦借过一下…”林敬言一路向路上的行人请示,一路以快速的步伐绕过他们,没有看到张佳乐!林敬言眼中只有这个目标,本身体力就欠佳的他并没有因为酸痛而停下来,正当他走到了空无一人的转角处,他好像看到了张佳乐的身影!

 

    “佳乐!”他兴奋地向前方的身影大叫,趋前伸手想拍住对方的肩膀之际,对方转个头来,却是一张完全不相似的陌生的脸。林敬言发现自己搞错了,连忙叫着:“抱歉!我搞错人了!”对方微笑,并没有表现任何的惊讶,反而意味深长地回应他:“第一流氓,你在找你们的弹药专家吗?”

 

    “?!”林敬言吓倒了,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难道是认出来自己的身份的游戏玩家?怎么看起来又很像整人节目……对方没有在意林敬言的反应,又说道:“不用紧张,我看到他了。”虽然挂着和蔼的笑容,但是林敬言直觉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不对劲,此时又留意到对方的衣着好像比较潦倒及过时,感觉并不是一般的游客。

 

    即使对于对方所说的话半信半疑,但他仍然带着希望问道:“请问是在哪里看到他呢?麻烦你告诉我可以吗?”

 

    对方却无奈地摇了摇头,解释说:“我也很希望能够帮上忙,可惜我无能为力。倘若我把出路告诉你,你就永远找不到你的队友了”林敬言听得一头雾水,对方又继续耐性地解释,“他在这里做出了对神明不敬的事,惹来了异界的搔扰,一不小心就落在它们的圈套里。”

 

林敬言好像懂对方的意思:张佳乐把道教的护身符撕毁所以惹上某些东西了,但是他不懂对方为什么会知道……加上他们这一群人本来就不信鬼神,这种说法实在无稽极了。可是又无法无视对方知道他们的事这一点啊……

 

    正在他不知所措之际,对方居然不见了!?

    林敬言终于感到害怕了,来不及惊慌之下耳边冷不防又传来一句仿佛很近又似是很远的说话声,虚无缥缈地回荡着,“叶秋对你们的那一场非常精彩,你们败了不是你们打得不好,只是对方打得更好,不用感到气馁。要是讲到弹蘗专家,如果在那一处上……”林敬言没法看到对方却一直听到他对张佳乐的技术点评……而且点评还非常有技术含量……

    ……

    ……

    林敬言被清亮的回响迫得没法坐视不理,半强迫地把点评内容全记了下来……等待对方说完了之后,他的世界终于回复宁静……大概吧。


    明明时间并没有过了多久,就算和怪人相遇起计来也就才5分钟左右,但是天色却昏暗了许多,还弥漫着薄雾。如果按怪人的说法,张佳乐肯定是在这条路上吧……不管这么多了!赶紧去找张佳乐才是首当其冲的事。

 

    说时迟,那时快,前方跑来了一个人,这次林敬言看得很清楚了,是张佳乐没错!


    “老~~林!!”张佳乐大声叫嚷,看来精神很好并没有大碍。林敬言看到张佳乐的一刻整个人都放松了,二人三两步就碰上对方。

    “佳乐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就跑开了?我赶紧打给新杰及老韩…”林敬言从裤袋抽出手机,在拨号的时候张佳乐叫住了他,“老林啊,出口究竟在哪里?我找路找得很累了!”

    “嗯出口啊,不就在…”正当林敬言想要回答之际,他停住了,从游戏培训出来的危机感这时正起了作用。

 

    倘若我把出路告诉你,你就永远找不到你的队友了。林敬言有印象怪人说过的这一句话,不管林敬言不懂“这里”的意思究竟是怎样,但是他认为有人询问出路而自己真的回答了的话,自己有可能会再碰不上张佳乐……但是张佳乐不是已经在眼前了吗?还是说……

 

    “老林?”张佳乐再次开口,林敬言抬起头来同时后退了几步,好让自己正视对方的全貌。

    “……张佳乐。”林敬言倒抽一口气,“我刚才碰到了一个人,他对你在对兴欣那一场的表现作了点评…你有碰上这个人吗?”

    “你怎么听外人胡言乱语了!我这种大人物哪里需要理会人家的点评?你难道觉得我这么逊?觉得我拖垮了你拿不到冠军是吗?”张佳乐勃然大怒,反咬林敬言是不是在质疑他。

    “若果我说正是这样,你又怎样想?”林敬言继续试探他。

    “那你给我乖乖退役不要阻碍我们夺冠啊!你这种简简单单就被下克上了的大神是时候退役了!”张佳乐狠狠地批评他,用事实来恶意中伤人实在……毫不留情。

 

    林敬言无奈地笑了一笑。

    嘛,这种经验有过第一次也不怕再来几次。

    “嗯正是这样。不过会说这种话的人要是是唐昊的话我还比较相信,要是这是张佳乐说的话就不可能了。”林敬言无坦然回答。

    “张佳乐”露出了诡异的笑容,眨眼间又幻化成令一个人的形象——

    “老林啊,你都退役了,回不回去又有什么所谓?你就留在这里看着咱们兴欣下季再夺冠啊,观众席在这里可多着呢。”

 

    说话的这个人是“方锐”,林敬言昔日的最佳拍档。

    “反正啊,冠军对你来说也没有那么重要吧。为了荣耀而连荣辱也在所不惜?不如说是……你都没有为荣耀而活的理由,实力问题嘛被刷下来也再所难免耶。哈,还是别多想了,来告诉我出路吧,下次我拿下冠军的时候等着你观看领奖啊。”

 

    连“方锐”也朝林敬言的痛处刺下,林敬言纵然知道一切是假的但难免仍会感到难过,苦涩的笑容僵住变得更加难看。真正的方锐也可能是这样想吧,他没有告诉过我就已经很体贴了。想想他这个往日的好拍档还可以打出出息的表现,还可以待在冠军队里,还有更长的前路可以走……

 

    “林敬言”的意义已经到了可以被取替的位置,不管是被唐昊还是方锐或是谁。林敬言不想欺骗自己,又有谁会想要欺骗自己?所以他才主动选择退役,总比等到别人开口截破真相时退得好看。

 

    不想欺骗自己,真的不想欺骗自己,真的真的不想欺骗自己,这个想法似是枪林弹雨轰炸脑海,经过长久的激战后脱口而出——

如果真的是方锐的话,我会宁愿牺牲自己而让他离开这里。

    在倒下前的最后一刻林敬言还是保留了他最温柔的笑容——

 

    “但你狗屁是方锐了!!!”替林敬言接下这句的是张佳乐,是真正的张佳乐!

    张佳乐从后方冲上来捉住林敬言的手,一把将他拉走,林敬言配合他一同狂奔了起来,直至两人跑了几百米的路才停下来喘息。

    “佳…佳乐…”林敬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时终于确切察觉到了这个地方极不寻常,明明是原路折回却竟然看不到路的尽头,沿途也没有其他途人。

    “没…没事,我知道出去的办法了。”张佳乐上气不接下气,脸色看来很不好,即使嘴上气势不输仍然盖不住身体发寒发抖的事实。“我想……是和指示出路有关系?……”林敬言猜测。张佳乐挥了挥手,说道:“是问路。得到答案的人可以走出这个鬼地方,被问及而讲出答案的人就要留下。”

     “所以说,两个人之中只有一个人可以离开……”

    “……”

    林敬言和张佳乐四目相投,双方停顿片刻,终究还是由林敬言来开口。

“问我吧,我准备好回答你。”

     “噗。”林敬言真诚的话结果换来的是张佳乐的一下笑声,不顾着对方的面子的张佳乐有点忧伤地说:“哈,我又不是方锐不用这么真情。”

 

    林敬言耸了耸肩,莞尔了。

    “就算你不是方锐,你也是张佳乐——一个非常重要的…前队友。”

张佳乐懂林敬言的意思,心头上有种催泪的感觉被压抑住,他忍耐着这种难受继续对话。

 

    “我跟你讲我刚才碰到谁好吗?”他打开这个话匣子,林敬言也点头同意了。他清一清了喉咙,确定自己能平稳地讲下去,又再开口:“是孙哲平。一看到是他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我知道他人在义斩那里不可能出现在Q市,被这个假货抓住来问路实在太可疑,于是我就死都不答话,然后他就……用我和大孙当年吵架的事来讽刺我,这些事只有我和大孙知道,我第一个想法是大孙背叛了我吗,但是又立刻发现这人说的话一点都不像大孙的讲法,我想……这些正正反映出自己内心的恐惧……”

    张佳乐还是不争气地掉下了泪,但是泪水并没有磨灭他的意志,

 

    “我说过那些过份的话——

 

    “你又说自己的手伤快好了,那就快点回来训练啊,现在是打总决赛别来这套了!』

    “繁花血景没有你在,你叫我怎样自己一个打出来?』

    “你手伤很难受,那我这个队长又好受得了多少?你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吧……』”

 

    掌心溢满了从脸上擦下来的泪水,泪却仍要在张佳乐的脸上划下痕迹,止不住的泪似是要把他的脸划破般令人看着都觉得极为难堪。但是,正因为属于自己的泪并不能由别人来止住,因此内心的痛苦亦始终需要由自己来终结……张佳乐一直都非常清楚这点,所以他才一直坚持下去,所以他才不惜伤害自己都要继续说下去。

 

    “在他不肯出现之后,我开始想……

 

    “你是生我的气了吧?』

    “等你消气以后,再回来一起…』

    我是真的相信……他会回来百花……就差一点点……百花就能拿下冠军……

为什么连那一点点都……办不到?”

 

    ——离冠军至只差一点点,那么,离他亦是吗?

    他抬头望向天空,灰蒙蒙的雾色覆盖他眼眸中的一切色彩,沉甸甸的吞噬着他硕果仅存的一点心火。他终于把泪都擦走,使劲揉了揉眼睛,才又直视欲言又止的林敬言,嘴角牵出一抹浅笑,心平气静下说出结束悲伤的最后一句话。

    “那时我除了孙哲平之外谁都无法依靠,现在不一样了。

 

    林敬言除了叹息之外也无法吐出别的话语。

    他希望张佳乐不要这样伤害自己,但想想看这些年来张佳乐把内疚感敝在心里,现在才有勇气说出来,这个倾吐对他来说是十分重要,才一直没有阻止,倾听到最后。

 

    “真是多亏那个假货,让我好好发泄了一顿。幸好自己机智很得,才套到他的话知道怎样离开这里!”看到张佳乐得意地称赞自己,林敬言才安心下来,要知道他自己刚才的心情也糟透了,两个人同病相怜的状况可一点都不能闹着当没发生过的。

 

    他迟来的掏出了抹手纸递给对方,拍拍张佳乐的肩,对方的气息也终于好转过来,二人便回到当下实际状况的问题上……

 

    “所以说,我们需要找一个人来问路……?”林敬言半信半疑的提议说。

    “但是这不就是要害无辜的人吗……某些『人』不会有作用……”要是碰着和自己一样遭遇的人,他很难说得上自己能不能为了脱险而违背良心。

    “我觉得……相信新杰的话吧!原路折返一直走回去,肯定会走到其他方法和出路的。”

    “好!等着他们欢迎咱们回来吧!”张佳乐磨拳擦掌道。

 

    忽然间一股冷飕飕的气流逼近两人后背,由远至近传来响亮的话语声:

    “打起精神来太好了,衷心祝福你们下一季可以夺冠!”

    “哗!!!!”张佳乐猛不防地被耳边的声音吓得尖叫,反倒是林敬言马上就意会上这把声音的主人正是刚才碰过面的怪人,随即便说:“谢谢你的提点啊!”他所指的是不要回答别人的问路一事。

 

    “怪人”在他们眼前现身,张佳乐看得啧啧称奇,同时也发现了对方胸前的口袋里原来放着荣耀帐号卡…原来连鬼神都会玩游戏?

    “没事儿,你们快来问我吧!”怪人”反过来催促他们说。

    “咦?”

    两人马上懂了,只要这个人回答了他们的问路就可以离开这个空间……原来眼前这个是超级大“好人”! “这样不好吧,你会……”林敬言面露难色,就算他想得救也不想伤害好人。

 

    “我能够在这里看着你们奋斗已经感到很愉快了,只有一次也好,我也想成就你们的梦想!”“好人”如此说着,二人也就妥协了,问过路再次向他连番感谢。“好人”在说出出路前又说了一些话,看来这是他自己心里的一个愿望:

     “没想过叶秋会将我的千机伞拿去竞赛,想不到真的成功夺得冠军了,我真的非常感激他……希望叶秋终有一天能够看破我的离去,不要被这些身世和上天的安排而失去希望,能再多珍惜自己一点。

 

    没来得及问上对方这是什么意思,一顷间他们就回到了熟悉的山路上,恰好后方的路人还在远处,要不然被看到了事情会闹得很大。虽然二人心里头充满疑问,不过他们都先暂时搁下此事儿,拿出手机联络张新杰和韩文清。

 

    “大好了,我马上跟文清会合,你们回去跟奇英他们一起等待我们。”张新杰在电话另一头回答过林敬言后就挂线了,林敬言看看正在拨电话给韩文清的张佳乐,对方正皱眉头。

 

    “没有人听…老韩把手机调静音了听不见吧,真是的!”张佳乐略有抱怨,林敬言打开了GPS,看到代表韩文清的标志一直停留在一个位置,心想不妙:难道他也遇险了!?张新杰的标志看来还差一小截路就会和韩文清碰上,吓得林敬言马上拨给他,二人亦一同奔过去他们所在的位置。

光榮之後 - 霸图篇(一)

#冠军队中心原作向##第十赛季完结衍生#  CP TAG只是方便搜寻,毕竟角色之间发生过互动的确能让那些CP的爱好者代入吧。。。


【 霸 图 篇 】

 

    六年前的今天,韩文清正值当打之年,他虽然已经连续三年败给由叶秋率领的嘉世战队,但是他没有丝毫气馁,几乎把“打倒叶秋”视为上天派给自己的使命而拼命训练,热血得不得了。他不仇恨叶修,所谓的愤怒,或许只不过是想要战胜这个无耻地强的对手从而被激发出的巨大战意吧。而助他胜利的人,正是当年黄金一代的其中一位新人——牧师选手兼其后被誉为战略大师之一的张新杰。 

 

    无论是韩文清还是张新杰,那一赛的每个细节都深深刻印在他们的脑海中,经久不消。只不过对于他们俩来说,他们能回忆起当时捧起冠军奖杯的自己骄傲的姿态,却回忆不起当初兴奋心跳的感觉。 

 

    这种老去的感觉其实有点可怕。 

    霸图每年依然能够打进八强甚至四强,相比起同期的皇风和嘉世算是乐观多了,这些真实的资料,让支援霸图的粉丝们能够继续乐观地期望下去。 

 

    两年前,霸图战队加入了为人熟悉的选手林敬言及张佳乐,粉丝们对战队的决定喜忧渗半:喜的是两位老将毕竟都是昔日的全明星选手,辉煌的过去为夺冠增添了重重的砝码;忧的是毕竟岁月不饶人,对于吃青春饭的电竞圈来说更是如此。幸好这两位从第二赛季一路激战下来的老将没有令众玩家失望,在赛事中打配合展示出了三位一体的高超战术,不仅击退了那些坏疑,也屡次证实了“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最了解你的恰好是你的敌手”这类耐人寻味的老话。 

 

    对的,是快看到冠军的曙光了……但是,已经太累了,再走下去,会拖累大家的。这就是林敬言在坚持了两年后退役的理由。非常遗憾,但是,没有办法再一起作战了。 

 

    是自己实力不足?不,也许只是自己太不幸运了,走过兜兜转转的路,却发现自己只是绕了一个

非常非常大的圈子,如同因为执念而徘徊在三途川的亡者一般,即使在最后看到了触手可及的光芒,却因为疲惫而放弃伸手的尝试。 

 

    没有人能让他选择放弃,除了他自己。 

    “在最后,我要祝福所有人,和荣耀相关的所有人。是荣耀将我们串联在了一起,这将是我们毕生的荣耀!”两年后的发布会上,林敬言作为当事人,非常平静地说出了这句话后便和曾经的队友们一一握手、拥抱。 

 

    张新杰把这些年来霸图的一切都看得一清二楚,对于改善战队的实力他一直也有自己的盘算,例如队长韩文清和他达成了共识去改变战队快攻的打法。他有为林敬言的退役而难过,不过也只能体谅对方的考虑,而其余的都是可以解决的问题。那么,是什么事情令他这个习惯循序渐进的人感到矛盾? 

 

    张新杰那时曾经在记者会上问过韩文清,他又再打算怎样回答记者的提问,对方的答案一如既往。令张新杰感到担忧的,却正是韩文清的这一句话;鼓励人心的话,越是动听,越是显得不真实……

 

※        ※       ※                   ※        ※       ※                   ※        ※       ※

 

    第十赛季随着兴欣夺冠而落幕,众战队在S市分别后,有的仍留在S市旅游,有的则回到了自己的据点休假,霸图一行人没有在S市旅游的兴致,于是就都回到了所在的Q市。 

 

    为了“纪念”林敬言光荣退役,霸图战队在这个阳光普照的夏日决定在Q市内走一走,而提出这建议的是队中的年轻人们,前辈们明白这个建议是出于后辈对他们的一份关心及致敬,也都表示赞同。 

 

    Q市是个美丽的海滨城市,保留了优美的自然景观。韩文清是这里罕有的的原住民后裔,而张

新杰则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外来移民第三代,他们对这个城市熟悉得很,导游一职便落在了他们头上。 

 

    队里一行七人,韩文清走在最前面,其他人在后方边走边聊天,作为提议者之一的秦牧云问过队友宋奇英和白言飞是否知道接下来的目的地,在获得否定回答后心里总感觉有点不踏实,又基于对队长的敬畏而不敢贸然上前询问,只好再小声跟其他前辈打听。“嗯……关于这个问题抱歉我没有问过老韩啊,佳乐你知道吗?“林敬言只是顺着大伙儿的安排,没有过多询问,这个主角非常安心地把自己一天的行程交给了信任的队友。(钱包里倒是带了很多现金准备请客!) 

 

    “我有跟新杰提议过那个什么地方…新杰!你记得那个地方的名字吗?”张佳乐转了转头看向张新杰,林敬言和秦牧云也一同盯着他,张新杰非常淡定地回答,说:“那时你提及过一些酒吧的名字,文清知道你喜欢喝酒,他自己也爱喝,就想到带你们去本市著名的啤酒节会场,时期也刚刚好的。” 

 

    “给你们点赞!”张佳乐的外表在男性来看虽然是长得比较女性化,不过他的喜好是标准的纯爷们,说到啤酒那真是他的最爱之一!他又接着问下去,“那地点是在哪里啊?” 

    “山上。”张新杰平静地回答。 

    “卧槽……”另外五人一同沉默了。 

    不愧是韩文清导游安排的活动,非常有益身心,各位老人家和小朋友都要身体力行啊☆

 

※        ※       ※                   ※        ※       ※                   ※        ※       ※

 

    泰山虽云高,不如东海崂。昔日文人烈士登上此山寻仙搜灵,无一不被山海相连,雄山险峡,水秀云奇的美景震撼心灵。前人留下来的人文景观与山上的大自然景观完美交融,这些历史和美景,就算再过上百年千年也不会被磨灭。


    山中小径迂回,Q市政府为了推动观光活动大力出资修建了几条步行路线,登山的人也是不少的。啤酒节的活动在山脚举行,一个个摊位不只堆满了Q市本地品牌的啤酒,旁边还有各类烧烤现炸的小食,香气四溢,让人禁不住食指大动!

 

    韩文清啥都没说就一下子点了一箱啤酒,他一个人喝的量是其他人的好几倍,好不霸气。又各多点了一串烤物给三位年轻,所谓当大佬的风范嘛! 

 

    “爽~~!”张佳乐喝了一大口脸就瞬间变红了,人倒是没有半分醉的,反观韩文清都清掉好几瓶了还是脸不改色。他用被酒精灼出来的沙哑嗓音跟林敬言聊起来,挥着手示意:“用不着让你付钱,都是我欠你的。” “老韩你这样说我很不好意思啊!你们都花时间陪我观光了,这些钱应该让我出的,而且…”

 

    林敬言神色一下子又有点黯然,强颜欢笑开口接道:“我选择退役和输了赛事真的没关系啊!请相信我呢…”韩文清说得很有力,“拿不到冠军是我欠你的承诺,我付你再多的钱都没法弥补。老林,有不满的话直接算在我的份儿上就好,不用顾虑的。”林敬言心里就算再难过,听到这句话还是非常感动…… 

 

    他本来就是一个很内敛的人,就算再努力拼命了也常常给人一种没有尽全力的错觉,别人总认为他可以打得更好,那些没完没了的期望令林敬言变得更加收敛,事情出错了都先入为主认为是自己错了在先。而韩文清则从来都没质疑过他的能力(韩文清连自己的体力走下波都不减自信),好歹也是多年来的敌手和队友,当然是了解对方的、再加上,他从来都相信自己的判断。 

 

    因此,得到了韩文清的信任,林敬言是真的非常感激对方。 

    “那就谢谢你们了!”林敬言略略对众人点头,张佳乐拍拍他的肩,又拍拍韩文清的,笑着说:“兄弟啊!你们现在这叫做酒‧后‧吐‧真‧言啦”后辈们不禁不住笑了出口,韩文清和张新杰也难得笑了

起来,虽然宋奇英还是觉得队长的笑脸有点可怕…不过队长真心是个讲义气的汉子啊! 

    “新杰,啤酒不喝了?”韩文清指向张新杰的那一瓶啤酒,他只喝了连四分之一的份量都没有。 

    “足够了。”张新杰并不是个好酒之人,而且他深信…酒精并不导人向善,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可是很重要的。 

    “哦。”韩文清伸手取了张新杰的那一瓶,将它一饮而尽。 

    “走吧。我们上山走走看。”韩文清一声号令,大伙儿又继续向着目标进发。

 

※        ※       ※                   ※        ※       ※                   ※        ※       ※

 

    众人走进了山上景区范围,天色明朗,熏风习习,一切看起来都风平浪静,格外写意。除了韩文清之外其他几位都不是专业的驴友,也就挑了比较简单的登山路线。 

 

    “你们都没有宗教信仰吧?”韩文清问。 

    一般酷爱打游戏的科技宅男都偏向不相信鬼神宗教,虽然相信看相和星座的大有人在,不过真正持有强烈宗教信仰的人在荣耀圈好像比较少听说到。韩文清会这样问到是因为这座名山正是道教圣地,其中一个区域就兴建了明清时期的寺庙群,若果有人有兴趣的话就一起过去,不相信的话就不去也罢。 

 

    众人都纷纷摇头,倒是张新杰有点疑惑了,向张佳乐询问:“你身上不是有个护身符吗?” 

    张佳乐被这样一问,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运气不好嘛!以前大孙好像还真的相信这一套做法,就塞给我了……” 

 

    张佳乐打着哈哈,他这个人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亚军命”,说是运气不好,听起来比较像一个借口,但是论实力的话,张佳乐又哪里会不够资格呢?但正是这种让他无法支撑下去的求而不得的压力,才会宁愿被百花支持者唾骂也要跑到以往宿敌的队伍里但求放手一搏。 

 

    他喃喃自语,“不过现在看来啊,根本一点都不可靠……”神色忽地一沉,整个人的神情忧郁,脱离了大伙儿闹哄哄的氛围……“大孙真的……都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的!”张佳乐不知道在着急什么,从钱包里拿出了孙哲平交给他的护身符,不愿看一眼就狠狠地撕烂了,扔了。

 

    大伙有点愕然,张佳乐这个行为就像在和孙哲平割席绝交一样把对方的物件销毁。 

其实也不难理解,从孙哲平因伤退役开始,到前不久又出赛常规赛,直至在比赛中被张佳乐击败……张佳乐被传媒和粉丝一直问问问,问他和对方昔日拍档之间的情谊还存不存在,又问他们有没有再回百花的打算……这些提问都被张佳乐都一一回避,就算是职业选手中也没有人过问。 

 

    队伍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很奇怪,韩文清把张新杰拉到一旁,问到:“这个状况咋办?”张新杰有点无奈,“我没猜到他的反应会这么激烈……”二人面面相觑,得出来的结论还是当什么都没看见吧,众人也只好继续前行。 

 

    林敬言别过头,他在看到刚才那一幕时有些感概,他很明白张佳乐的苦衷,但又有点同情孙哲平。林敬言也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前队友正在兴欣——当年被称为流氓组合的另一位选手方锐。他和方锐的感情很好,虽然方锐有时看来很扭捏,但是他对林敬言的关心都是有回应的,方锐老是取笑他一点流氓的架子也没有,林敬言倒会在这个时候才会表现得像个流氓:“我就是想要关心你。”伴上一抹温暖人心的微笑。 

 

    他也想替方锐求个护身符了,方锐要是像张佳乐那样丢了自己给他的护身符的话,还是多买一个当作后备好了…… 

    “老林?”韩文清皱起眉头。“……呀!抱歉!”在林敬言沉思之际,他们已经到了登山缆车的站点,匆忙爬上去等候来一场穿越群山之旅。

 

    对比正在为接下来的行程而兴奋的林敬言,张佳乐可没这么兴奋了。他神情凝重,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手指上仍留有触摸护身符时的触感,不过他并没有意识到那种触感并非来自护身符,而是从自身释放出来的麻木感。

 

    更让人担忧的是,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处身之中的异样……


林方合志封面插画,顺手丢一下合本的LOF:http://mudeercifang.lofter.com/ 在意林大大的身高就输了(((